這一天,對廣袤的伊比利亞半島來說,只是非常平凡的一天。曼薩納雷斯河像往常一樣,在靜靜地流淌,貫穿了這座悠閑自得的城市;孩子們像往常一樣,在街邊歡快地追逐,穿梭在一家又一家坐滿了人的咖啡廳和小酒館之間;游客們也像往常一樣,簇擁著穿過阿爾卡拉大街,進入太陽門廣場,從老國王卡洛斯三世和熊與草莓樹的雕塑下緩緩走過。

這一天,對床單軍團馬德里競技隊來說,卻是非同尋常的一天。19/20賽季西甲聯賽第36輪,他們主場迎戰皇家貝蒂斯隊。雖然沒有球迷在場,但是場上的緊張氛圍仍足以壓得每個人都喘不上氣來。這是一場至關重要的比賽,這場比賽的結果將決定著馬競隊歐冠資格的歸屬權:是在聯賽混亂的開局后撥亂反正、重整乾坤呢?還是接受長期不被幸運女神青睞的命運而吞下就此沉淪的苦果呢?

海神尼普頓的光芒保佑著海洋的平和,但是海神之子馬競卻從來不是一支能得到上天眷顧的球隊。比賽進行到22分鐘,科雷亞破門,但是因為略倫特手球在先,該球被判無效;

58分鐘,莫拉塔單刀破門,但是因為越位,依然被判無效……半場過去,場上的僵局仍未被打破,球場上的氣氛緊張到可怕,下半場開局不到十分鐘,隨著馬競后衛小將埃爾莫索的犯規染紅,馬競陷入到了少一人應戰的境況,這使馬競進入了被動的局面里。

從來得不到上天的眷顧,也從來不需要上天的眷顧——永遠執著地拼搏就是馬競不變的精神!

74分鐘,替補登場的迭戈科斯塔在禁區的混戰當中將皮球攻入皇家貝蒂斯的球門里,徹底殺死了比賽,伴隨著這粒進球的,是馬競隊總教練西蒙尼不顧形象地嘶吼——這場比賽的勝利幫助馬競鎖定了歐冠資格——西蒙尼帶領馬競連續八個賽季獲得歐冠資格——這位球員時代效力馬競172場比賽并攻入30球的中場球員已經完全把自己的靈魂刻在馬競精神的豐碑上了。

馬德里這座城市的名稱來源是烏爾薩里瓦,在拉丁文中是熊群之地的意思,因為在古代,馬德里臨近的森林中有大量的熊群和草莓樹。

著名的馬德里太陽門廣場北部就有一座熊和草莓樹的雕塑,這個造型也是馬德里的市徽,在足球文化發達的西班牙,它也成為了馬德里競技隊徽的一部分。

當然,位于廣場南部的卡洛斯三世雕塑則是與馬競勢不兩立的皇家馬德里球迷心中的神明。對陣皇家貝蒂斯的比賽是西蒙尼帶領馬競贏下的第197場聯賽,這個數據已然超越了馬競傳奇阿拉貢內斯,西蒙尼就是馬競活著的傳奇。

這個賽季,西蒙尼面臨著巨大的壓力,在2019年的夏窗,馬競球隊遭遇了重大人員流失,戰術核心格里茲曼、后防新星盧卡斯、鐵腰羅德里、隊長戈丁還有兩大邊翼菲利佩和胡安費蘭悉數離隊,這對將奪得歐冠冠軍作為目標的西蒙尼來說,無疑是重大的打擊。

壓力的來源不止于此,在重要球員離開后,被馬競寄予厚望的未來之星菲利克斯在聯賽開局幾場比賽的高光表現之后陷入低迷,之后又連續受傷,伴隨著菲利克斯的低迷狀態,馬競也開始難求一勝,甚至難求一球。

在這個困難的賽季里,西蒙尼拿下了不少尷尬的記錄,比如,聯賽第三輪對戰埃瓦爾的比賽中,西蒙尼的馬競首次在20分鐘內丟掉兩球;前20輪只拿35分,創造了西蒙尼同期最低積分紀錄;聯賽中期甚至出現了西蒙尼瀕臨下課的危險傳言。

但是,對西蒙尼這個鐵血硬漢來說,這些壓力從來不會把他壓垮,而是成為他絕地反擊的動力,時光步入2020年,西蒙尼先后兩次擊敗本賽季未嘗敗績的利物浦,挺進歐冠八強,又在疫情復賽后連續不敗,最終實現了自我救贖,奪得了聯賽季軍,在馬德里這座光輝的城市創造了屬于自己的神線年底執教馬競以來,西蒙尼從未在完整賽季中跌出前三。

西蒙尼這樣說——我堅持認為,努力拼搏比贏得勝利更重要。讓我們真正成長的是一路的艱險,而不是高奏的凱歌。成功的喜悅僅有一瞬,要享受構筑勝利的過程。這就是西蒙尼不服輸的鐵血精神。

人們有時候會被自己欺騙,比如說,在看待一個人的時候,人們總是習慣給這個人物賦予一個固定而傳統的形象,然后再把自己對這個傳統形象的印象附著在這個人物的身上。

比如說,不少人曾經將厄齊爾看做一個老實人的形象,于是,在并不了解厄齊爾平常為人的情況下,人們都總是自行把自己平時對身邊老實人的那種低調善良的印象作為標簽貼在他身上,直到他做出了一些令人大跌眼鏡的事情把所有貼在身上的褒義標簽全部甩開。這就是人們固有印象對自己的限制。人們對西蒙尼的看法也是如此。

他總是飽含激情地站在球場邊,穿著他那件萬年不變的黑色大衣,在緊張的時刻經常進行響遏行云的大吼,在緊急的期間總是做出夸張的動作。他的行為使他顯得兇狠、冷酷,就像他手下的馬競的比賽風格一樣。很多球迷們因此認為西蒙尼本人也是個活躍、無情、脾氣暴躁的黑幫式人物。

實際上并不是,匪帥的稱號只是對他外形和執教風格的描述,而他本人的生活完全與匪字無關,真正的西蒙尼是一個充滿著柔情、飽含著真情、擁有著浪漫情懷和無盡耐心的紳士。他不是一個虛偽的勝利者,也不是一個絮絮叨叨的怨婦,他是一個真正敢和命運不斷斗爭的勇士;他不會不計一切代價地追求冠軍金杯,也不過多在乎發布會上面對媒體的勝利,他是一位真正尊重球迷、尊重比賽的足球工作者。

他從來承認自己的不足,不去過多指責他人。當皇馬獲得了太多點球后,巴薩主席巴托梅烏接受采訪時暗諷皇馬;而同為死敵的西蒙尼卻說皇馬進攻多,獲得很多點球很正常。

他從來會為每個球員考慮。當賽季初,球員們紛紛以違約金等可能會被部分球迷視為不忠的途徑離隊時,西蒙尼幫他們說話,說他們去的都是最好的俱樂部,他們都是為了尋求進步,他們前途光明。

他從來不計私仇,盡力維護每一個人。格里茲曼用讓馬競痛苦的方式撕破臉離隊了,這是本賽季西蒙尼被置于下課邊緣的重要原因之一,可是西蒙尼并沒有因此就仇視格里茲曼,而是當格里茲曼在塞蒂恩手下淪為替補甚至在對陣老東家時只獲得了近乎屈辱的三分鐘登場時間后,說:三分鐘也算決定性的,就是因為這最后三分鐘,我們輸掉了歐冠決賽。既肯定了格里茲曼的實力,又試著縫補了塞蒂恩和格里茲曼之間可能出現的嫌隙。

他從來光明磊落、充滿風度。因為疫情原因,傳言安菲爾德將空場迎接利物浦與馬競的次回合比賽,西蒙尼并沒有因為魔鬼主場可能的氣勢減弱而慶幸興奮,而是說希望安菲爾德不空場,因為空場比賽對利物浦不公平。

他的柔情來自家庭,他的真情用于球迷,他的浪漫情懷揮灑在賽場,他的無盡耐心消耗給了球員。

總之,作為當今足壇最成功的教練之一,西蒙尼從來不是個單一、簡單的人,他有著輝煌的球員生涯和偉大的教練生涯。這段歷史,我們將一同揭曉……

西蒙尼的執教生涯跟馬競捆在了一起,而馬競的隊歌又或許是對西蒙尼最好的闡釋:

標簽: